今年的世界杯冠军义乌人又知道了

0 Comments

距离卡塔尔世界杯开赛还有约2周,但在浙江绍兴、义乌等地,关于世界杯的外贸“战事”已接近尾声。相比往年,今年相关用品订单量提升明显。据估算,仅义乌一地制造的旗帜、喇叭、足球等商品,就占到整个世界杯周边商品市场的70%。

“现在很多大货都已经发完了,只有零星的补单和部分国内订单还在追加生产。预计等16强、8强球队出来后还会有一波流量,整个行情一般会持续到半决赛开打。”有商家告诉记者,根据国旗的销售情况,英格兰、巴西和阿根廷是夺冠大热门。

义乌与世界杯的渊源由来已久。“2002年的韩日世界杯,算是义乌第一次刮起世界杯风潮。当时,世界杯第一次来到亚洲,而且中国男足又首次闯进世界杯,国内的足球氛围一下子特别热烈。”在义乌做了27年足球生意的义乌奥凯体育用品有限公司创始人吴晓明告诉记者,他从1995年入行以来,已先后经历了6届世界杯。

当时,正逢义乌外贸发展的黄金时期。仅2002年,外贸出口就占到义乌小商品市场营业额的40%。其中,世界杯相关订单的拉动作用功不可没。“那个时候,感觉整个义乌都在拼命造足球,仓库里囤的货很快就被抢购一空。”吴晓明回忆当时的场景,世界杯带来的巨大商机让他动心,下决心要做好“世界杯生意”。每届世界杯开赛前一年,他都会专门安排人手负责收集订单、保障生产。8年前的巴西世界杯,吴晓明卖出了150多万个足球。

同样嗅到世界杯商机的,还有绍兴创栋旅游用品有限公司总经理范爱萍。2005年,范爱萍和丈夫共同创业开起了外贸公司,主营旗帜类和球迷用品等周边产品。在经历了4届世界杯后,范爱萍逐渐积累起了经验,不仅订单量稳步提升,产品类型也在不断丰富。“经验就是要做爆款。从2006年世界杯开始,我们几乎每届世界杯都能出1—2个热销产品。”范爱萍表示,最近几个月,每个月仅世界杯参赛国国旗产量就有至少200万面。

今年的世界杯,意义更加特殊。“疫情下,世界大赛不多,不少外贸企业的经营受到影响。”在范爱萍看来,世界杯就像一针“强心剂”,带来的订单甚至“拯救”了很多外贸企业。比如,她的公司今年的订单量大幅增长,比上一届世界杯期间的订单量高出三四成。今年,吴晓明的足球能出口约100万个,较去年同期几乎翻番,但仍然不及往届比赛。

义乌市金尊文体用品公司负责人陈显春今年初接到了卡塔尔世界杯纪念奖品及球迷纪念章、钥匙扣等周边产品的订单。他预计今年整体的业绩会比去年增长至少50%,可恢复至疫情前的水平。“单是今年上半年,公司的业绩就已经超过了去年和前年的总和。”陈显春感慨,“失去的订单终于补回来了。”

世界杯热潮来袭,带动绍兴、义乌等地的外贸生意迎来久违的爆发。不过,对于早在行业内摸爬滚打了多年的商家们来说,相比短时间内的得失,他们更关注世界杯的长尾效应,更希望通过“查漏补缺”谋求更大的发展。

对很多商家而言,世界杯既是四年一遇的大商机,也是关于时效的大比拼。比拼的关键,包括对比赛的预判、供应链的整合以及物流投送等能力。“和备货很重要,等到比赛开始或者结果出炉再准备产品,早就来不及生产了。”范爱萍给记者举例子,“比如,上届世界杯,直到半决赛法国国旗才开始热卖,如果没有提前备货,或是无法在一周内把旗帜送到买家手中,那么以后可能都没有订单了。”

范爱萍自称是“伪球迷”,不懂球,但会关注每场比赛的结果。记者采访发现,这样的情况并不鲜见。很多绍兴、义乌的商家们不懂世界杯,更不关注足球,但都对世界杯球队的名字如数家珍,对每个参赛国家的国旗和队徽等了然于心。

这也是当下很多外贸企业转型和发展的缩影。简单看来,旗帜、钥匙扣等小商品几乎没有太高的科技含量;但若将视角放得更开阔些,整合优化资源、打造更高质量的小商品供应链,可能反而是一条更符合当地实际的转型路径。

比如,范爱萍将自家的球迷产品打包按套装出售,从单一的卖产品逐渐转向销售整体方案;陈显春则设计了多款具有卡塔尔特色元素的徽章挂牌等小物件,销量不错。她告诉记者,“以往,义乌比拼的是义乌速度、义乌价格,这些是其他很多地方无法比拟的。现在大家都在‘内卷’,讲的是在原来的基础上优化产品、提高产能产量,还要开发新品。既要修炼内功,又要做好客户服务。”

还有的商家,不甘于只做代工和贴牌,动的是打造品牌的脑筋。有企业花了三个多月的时间设计世界杯原创球衣,获得了不错的市场反馈。吴晓明的新订单是受客户委托,设计制作10万个卡塔尔世界杯纪念足球,今年他的公司还成了浙江省运会的官方指定用球提供商。更早一些时候,杭州孚德已连续三届世界杯与国际足联合作,成为授权商品设计生产商,打造了多款颇受欢迎的世界杯吉祥物手办、纪念品等。

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世界杯将成为热点,由此带动的足球热正悄然升温。对范爱萍们来说,外贸的“战事”可能暂告一段落,但如何做好“世界杯”这桩生意,仍需持续探索。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